大冶有色 > 企业文化 > 文化动态 > 正文

铜都鸟影

2020-01-07

    冬日的阳光暖暖的,这一天明媚的阳光无声地催我出门。

    我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我家附近的山边。 路旁竹篱笆里的桔树,金灿灿的果子把树枝压得弯弯的。这一树树的果子,似乎是特意供人欣赏的。浅蓝的天宇下,那些稀疏了的叶子更是显出了树枝的疏朗和俊俏,在树枝之间我发现了一个鸟窝。

    如此近距离的观察鸟窝我还是第一次。这鸟窝置于枝杈之间,是用细细长长枯枝绵绵密密地编成,做得很精致,不知道这没有手的生灵是如何能做到的。鸟窝里是空的,不知鸟儿是出门嬉戏玩闹,还是觅食去了。现在的鸟儿可是越来越大胆了呢,居然就把它们的家安在了这低低的让人触手可及的树杈上。

    我们小区里,这几年鸟儿逐渐多了起来,即使是在这冬日里,也天天听见它们吵吵闹闹的不知道都在讨论些什么。记得去年的冬至,我在阳台上晒太阳,窗外挂了腌好的腊肉,鸟儿三三两两的就来了,停在我家窗外的金属架上,黑溜溜的眼睛不知道实在看我还是在看腊肉。我也静静看着它们,生怕稍有动静,惊了它们。等我回到屋内再返回,它们已经在你争我抢地偷吃我家的腊肉了。这些爱吃荤的家伙!看到我突然出现,它们一拍翅膀,一眨眼飞去了我对面的楼顶,定在暗暗观察着我想再伺机而动。

    冬日的早晨,天蒙蒙亮的上班路上,我听见鸟儿清脆的叫声,声音是从我们制酸生产现场的转化器上飘来的。我不禁莞尔,这可爱的生灵,倒是会找地方。我们这转化器就是一个天然的暖源,里面几百度的高温,隔了管道,隔了保温层,周围的温度,应该是宜于鸟类安享寒冬的。鸟儿什么时候来的呢?我想,应该是在我们这片夹竹桃成林的时候吧。在那个夹竹初荣,茂盛得紧的春天,在一个凌晨,我惊喜地听到了鸟儿婉转清脆的啼叫。那时,晨光微曦,一长排硫酸大罐威武庄严地矗立眼前,碧蓝的天空成为夹竹桃林的背景。似乎从那时开始,鸟儿就成了我上班时的伙伴。待到夹竹桃怒放争艳时,我和我的伙伴就拥有了一个美丽的花园。

    我的伙伴们,日日在这里唱歌。有时,下着大雨的日子里,雨淋湿了花儿,雾朦胧了桃林,鸟儿们不知道躲到哪里,它们的羽毛是否淋湿了?它们是躲回自己的窝里吗?它们的窝是在夹竹桃的枝杈里吗?等到雨停,它们的声音就又会传来。它们的身影在桃林在转化器的周边时隐时现,它们飞到制酸尾气烟囱上的时候,会看到烟囱那碧蓝天空和薄纱般浅浅的流云。那应该就是鸟儿向往的远方吧!

    这些快乐飞翔的鸟儿,可不是在哪个地方都能随便将就的居民,它们喜欢绿水青山,喜欢空气清新。碰到污染,碰到骚扰,碰到危险,它们就会逃离,去往另外一个宜居的家园,绝不会有故土难离的凄惶。不像人类,有眷恋乡土的牵绊。我生活的这个小城,鸟儿已是越来越多了!我喜欢它们的鸣叫和飞翔的身影。一栋栋的高楼也在我不经意的日子里就矗立在我遥望天空的视线里。成群的鸽子,在阳光里,闪亮着它们的翅膀,从这个房顶一下子就飞到另一个房顶,有时又往高远的天空飞去,不见了踪影。铜都的这片天空,碧蓝而宁静,因为有了你们的身影越发地生动,充满活力了。

(肖爱梅)

 

相关报道

@ 1988-2022 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 版权所有 丨 法律声明

技术支持:荆楚网信息技术服务中心 沪ICP备16004921号-2